玄浑道章(误道者)

第十四章 难阻云海流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误道者 本章:第十四章 难阻云海流

    高道人和风道人二人待光气长河展开后,看向上方,那里依旧是十一人,与上回似未有什么变化。而晁道人还对他们点了下头,他们心下微定,也是点首回礼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坐定之后,光气长河上端,那首座道人依例站起问话。

    不过上次那事没能得出结果,今次显然不会轻易过去,故是首座道人方一开口,崇廷执依旧第一个敲磬站起,言明必须立下法度约束浑修,并摆出了一副不得有一个结果就绝不罢休的态度来。

    首座道人颌首点头,他这一次没问众人,而是看向风、高二人道:“两位上次不赞同此议,不知这回又如何想呢?”

    高、风二人心中又一次深深感到了不妥,只是这一次首执问他们话,却也不能不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风道人心中思忖了一下,不管如何,前次既然已是发声反对,那么这次也容不得他们退缩了,他高声道:“我等依旧以为,此议不当立。”

    首座道人点点头,没再多问,他转向诸人,道:“诸位廷执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那五名真修自是如上回一般意见,先后敲响了身前玉磬,便是赞同,而陈廷执、韦廷执二人也是依旧维持上次的立场。

    高、风二人不由把目光投向晁廷执,只要这位还是坚持己见,那么还可以将此事拖到下一次廷议,当中还有调和妥协的机会,他们也能借机提出交换条件。

    晁廷执在众人目注之下站了起来,缓缓道:“晁某以为,此议……可立!”

    高、风二人此刻听到这句话,心头仿佛是挨了重重一击,不由自主看向晁道人。

    他们实难想象,原本看去异常固执的晁廷执,居然会答应这个条件,那他们的坚持也是成了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首座道人看去对晁廷执的回答并不意外,他未再去看风、高二人,而是拿起玉槌轻轻一敲玉磬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此议便即通过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转而看向钟廷执,道:“我闻钟廷执这里也有一个呈议?”

    钟廷执站了起来,打一个稽首,道:“戴玄尊此前在南穹天井宿镇守百余载,待余玄尊出事之后,才被调去镇守奎宿。

    期间他收拾残局,接连挫败上宸天和幽城的谋划,后又与张守正一同坏了诸邪算计,并将龙淮擒捉回来,此功甚大,钟某以为,当擢为廷执!”

    陈廷执立时接口道:“戴玄尊确实功劳颇大,我赞从此议。”他拿起玉槌一敲磬。

    而在接下来,廷上无论是真修和浑修,都是无人反对这一提议,玉磬声也是在云海之上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风、高二人只觉那声音一声声敲在自己心头之上,看到他们这一幕,他们哪还不明白,真、浑这两方其实私下早就已然妥协调和好了。

    真修给出了一个廷执的位置,这既是达成了定立法度的目的,杜绝了隐患,同时也是安抚了所有浑修。

    而浑修虽被从此被约束,可却是成功争取到了一人成为廷执,有得有失,也不算是吃亏。

    这里面唯一失败的是他们。

    前面那些浑修找上他们,其实只是存了挑动利用他们的目的,从来没想过要依靠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全程被瞒在鼓里不说,还平白被人当了枪使,并恶了一众真修。

    他们自以为这一回能左右局势,成为平衡此次廷议的关键,可其实从头到尾都无人在乎过他们的意思,甚至他们意思也根本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而更令他们难受的,其实这廷执的位置,本来应该是留给余常的,这也是玄法一脉本来表面看去可以拿到的,可现在却被交给了一名浑修,他们还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,其实就算反对了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在下来的廷议之中,他们又恢复以往默然不言的样子,也没人再来问他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廷议之后,二人沉默着回到了宫台之中。

    风道人叹道:“我早该想到,这件事上,玄廷纵然要立法度,也是不会做绝的,毕竟如今外层二十八宿镇守有一大半是浑章修士,玄廷又岂会当真拿他们如何?必然是要加以安抚的。”

    可他们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支持浑修,这也是为了能让浑修顶在前面,好拖延玄廷为玄法正名的时间,他们也是不得不为,要是放在平日,他们根本不会出声。

    局势把他们推到了这一步,不上也要上。

    高道人道:“道兄,而今当是如何?”

    风道人叹息道:“不出意外,下一次廷议,玉素一定会提出为玄法正名一事,有些人怕是巴不得玄法出现问题,我们这次没能让浑修倚重我们,他们也是不会来帮我们的,为今之计,只能找张守正再好好谈一谈了。

    只要这一位放弃,那么就不会有正名一事,那些提议废玄之人一时找不到借口,我们也就有时间再作筹谋。”

    高道人摇头道:“这是道途之争,这位是不会放弃的。上次施玄尊已是找过他了,结果并没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风道人沉声道:“既然他不肯过来,那就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高道人言道:“何解?”

    风道人缓缓道:“只要他愿意答应,承认他所开辟的玄法与我们之玄法只是玄法的两个不同脉流,那么我们还能守住我们的道法。

    而我们可以答应,下来可以想尽一切办法支持他。

    待我们的法门推演完成,也能助下面之人趋至上境后,再为他正名,承认他才是真正的玄法辟道之祖,那般就不会引起太大动荡了。”

    高道人一怔,他琢磨道:“这也是一个办法,为了维护玄法,也只得如此了,可是他会真的答应么?”

    风道人沉默片刻,道:“总要试上一试的。”

    为免夜长梦多,他们决定立刻去拜访张御,最好尽快定下此事,于是派遣一名得力弟子去寻张御,然而那弟子回来的禀告却是让他意外。

    “张守正离开上层了?”

    那弟子道:‘是的,我也是听文、扈两位师兄说的,似是内层哪里有较大的裂隙出现,故是张守正已然赶去那里查看了,方才走了不久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风道人言道:“让文肇、扈子西他们设法把我们的话传过去。”

    高道人道: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守正,无缘无故,可无权去往内外层界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只期望张御回来的早一些了。他们有预感,到得下一次的廷议,所议的就极可能就会是那为玄法正名一事了。

    无边海洋之上,一艘法器飞舟悬停在那里,一男一女两名修道人正站在那里,而在他们不远处的海平面上,却一条裂隙出现在那里,就像是天地之中多出了一道豁口。

    男弟子看着年纪不大,至多十五六岁,脸上还带着几分稚嫩之气,他有些慌张道:“师姐,我们就守在这里么?我怎么觉得不妙啊,要是现在穿渡进来一个外来的修士,靠我们两个小辈怎么可能挡得住?”

    女弟子看着二十许,她拍了一下男弟子的脑袋,道:“没志气,要是鹿师弟他们在这里,可不会像你这么胆小。”

    男弟子反驳道:“鹿师兄他们是口不应心,有时候明明怕的要死,却不肯承认,哪像我这么坦承老实。”

    女弟子没好气道:“说那么多没用,按照洲的规矩,这里既然是我们发现的,那么我们就必须守在这里,直到洲中派出人手来接替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话之间,忽然那隙口一阵闪烁,像是有闪电在里间跳跃,女弟子顿时紧张了起来,一时也顾不上说话了,持拿法器在手,做出了戒备的姿态。

    那男弟子脸色一白,咽了口唾沫,“不会运气这么差吧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天穹顶上骤然一亮,有无量清光洒落下来,将万里海波照得一片明亮,而在那里间,浮现出了两道有若灿烂星河的双翼,那闪耀的光芒令两人几乎无法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恍惚之中,似是见得那银河双翼一收,而后一名被清光星雾笼罩的年轻道人身影出现在了那里。其人看了眼那裂隙,只是伸手一指,顷刻之间,那一处所在连带里面将要冒出来的东西也是被一并抹去了。

    那年轻道人似是看了他们一眼,轻轻一挥袖,两人顿觉一阵恍惚,等清醒过来后,却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了地陆之上。

    两名年轻弟子相互对视一眼,不由心头震撼莫名。

    那男弟子喉头动了一下,道:“师姐,那,那不会是,玄,玄……”

    女弟子则是肯定道:“定然是了!要不然哪里如此大的法力神通!”

    她看着前面的海波,眼神之中依旧满是震撼,“我们可是距离陆地还有两天的路程,这一下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男弟子道:“那,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女弟子想了想,道:“回去将此事如实禀告守镇,或许守镇知道这一位玄尊的真正身份。”

    张御站在海波之上,看着西面方向,这里已是十分接近玉京和翼空上洲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到来,是因为他在内层收到消息,玉京三处裂隙这次是一齐发生了异动,这是极为少见的景象,以往都是外敌大股入侵的征兆,故是他也是下界前来查望。

    此刻可以见到,西天上空,不同方向上有三个闪烁不已的长而狭窄的裂隙,那里时不时有云光溢出来,这当是门户另一端的玄尊化身与外敌正在交手,若是那些化身抵挡不住,那么敌人正身是有可能循着化身所在一同趁势杀入进来的。

    他自不容许如此,若是稍有不对,他是不会去在意那几位镇守的颜面,当会立刻派遣化身过去,力求阻敌于内层之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玄浑道章(误道者)》,方便以后阅读玄浑道章(误道者)第十四章 难阻云海流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玄浑道章(误道者)第十四章 难阻云海流并对玄浑道章(误道者)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